四神罹

SK坑底不出 亲妈粉
文艺(伪)腐
爱好:爬墙头 cp如流水 多几对也不多

【猫鼠】第二人格10

避雷:ooc*逻辑喂狗*keep drving*图开心

拖更多天的我又来深夜炸更啦 照旧戳第二人格10

前文戳第二人格1~9

P.S:感谢诸位看官不嫌弃懒惰的我 九月比较忙大家见谅哈 还有这篇文真滴快耗尽我所有的车技了 黔驴技穷怎么破呐

这几天在忙着保研的事情,顺利完成后中秋或者国庆会加更_(:з」∠)_

【包庞】秋醉几何

开封奇谈同人*包庞*ooc*短篇*微车

中秋节前夕,小皇帝宴请群臣。

管弦罢后,杯碟尽收。

臣子们忍着醉意叩送皇帝,便都陆陆续续离宫。

一时间,宫巷喧闹,人车交叠。

尚缺一丝才圆满的月,高悬苍空,月光倒是格外明亮,为这一路的行臣照路。

一袭红朝服的庞籍在庞桶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走。”庞桶将车帘放下,便让车夫驱车出宫门。

出最后一道门的时候,庞籍的马车还经过了开封府那辆朴素许多的轿子,展昭正守在轿外,仿佛还在等未出来的包拯。

庞桶朝展昭打了声招呼,便直接走了,没有听到身后开封几人的对话。

展昭看着庞府远去的马车,抱着剑的手也放了下来。

“我们走吧。”

“展护卫,这大人还没出来呢?”王朝有些诧然。

“已经出来了。”展昭面无表情地说道,一个翻身便走了。

留下王朝马汉面面相觑。

踢踏的马蹄声在深夜寂静的街道上格外明显,宝马雕车前的流苏和灯烛摇曳。

车后跟着几个佩刀的侍卫,车前坐着马夫和打哈欠的庞桶。

车里,坐着当朝一人之下的庞太师。

以及,不知道怎么溜进马车内的包拯。

堂堂开封府的包大人,此时却正把庞太师紧抱在怀里,半点不肯松了力气。

... ...完整戳秋醉几何  其他短篇戳右包庞

p.s.本来想当中秋贺礼的,结果写完了就提前放出来吧...很久没写死包子和小螃蟹了,也算是心血来潮_(:з」∠)_忙中抽空摸鱼的我23333

【逸真】亦真亦假06

逸真同人*ooc*现代*狗血

作为一个逸真党8102的填坑 

只为爽一爽  更新不定 

这一章又是喜闻乐见的戳连接↓

 麻烦让让风总的轿车来了

前文戳→01~05

【逸真】亦真亦假05

逸真同人*ooc*现代*狗血

作为一个逸真党8102的填坑 

只为爽一爽  更新不定 

这章老规矩见 猛戳这里

前文01~04

P.s.逸真号专列深夜出发(笑)本来不想那么快就让风天逸得手的,可是我觉得我们的霸道总裁已经没有耐心了嘻嘻嘻,连夜更新

合集

长篇

【开封奇谈】【猫鼠】【现代】第二人格*连载中*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七夕特辑番外1(上)     番外1(下)

【逸真】【现代】亦真亦假*连载中*

1      2      3      4     5     6

【SK】不负责任的小剧场*不定时更*

01      02     03     04     05

短篇*完结

【开封奇谈】【包庞】

一城飞花红遍衫(上)  (下)

落清秋

秋醉几何

【逸真】亦真亦假04

逸真同人*ooc*现代*狗血

作为一个逸真党8102的填坑 只为爽一爽  更新不定

4、

“风总,这批加速器样品都通过了试验,居然都没有一件不合格!”视频那头的向从灵十分激动,“而且这款加速器比起雪家那款,不只效率更好,成本也低了不少!”

“既然这样,那就找代工生产一些吧。记得别打草惊蛇了。”

“明白。”

视频关闭,变成一条白线,屏幕瞬间黑暗。

刚入秋的夜,已经有在风里悄然而至的微凉。

天空的星,几点遥远的亮,跟路上繁华密集的霓灯形成对比。

车内的音乐是慢悠悠的钢琴曲,可是风天逸此时却觉得半点也静不下来,身体有些发热,兴许是酒宴上喝了太多酒的缘故。

“几点了?”

“九点二十分。”司机回答道。

风天逸扯开了领带,车后镜中映着他一双眼睛,冷酷而锐利,像是要觅食的野兽。

“去公司。”

“是。”

皮鞋的声音一下一下地叩着,回荡在无人的楼层。

工作区只有一排地方亮着,只有一个人,在别人都回家安逸的时候,仍埋头苦干。

有了上次的经历,羽还真多留了个心眼,脚步声靠近的时候,他就已经回过头来,又一次发现那个送他一页珍宝的风天逸。

只是今晚,有些不一样。

风天逸往后梳的头发已经有一点散,额前一缕刘海垂了下来。他穿着深灰的西装马甲和白衬衣,领带已经被解掉,连衬衣领口也解了两三颗扣子,歪歪地敞开。

羽还真有点难以置信,平时一丝不苟、尊贵威严的风天逸,会有这种有些随意不羁的样子。

“晚上好,总经理。”羽还真就跟遇到领导查岗的员工一样,毕恭毕敬地站起来问好。

风天逸压着眼眸看着羽还真从白T恤换成的同样发旧的白色长袖衫,脚上那双鞋还没扔掉。

 “你跟我过来。”

话罢风天逸就径直走出工作区,边走边把袖口的扣子也解开了。

身后发了一秒呆的羽还真才意识到总裁的吩咐,匆匆跟了上来,跟着风天逸进了员工不能使用的VIP电梯。

密闭的空间,上升的失重感。

电梯内的冷气却没能冷静下有些升温的氛围。

羽还真低着头,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还好这段时间也不过半分钟。

羽还真跟着风天逸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整栋大厦最高的楼层,豪华的装潢,全景透明的玻璃,都市繁华尽俯瞰入眼。

风天逸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物件,抛给了羽还真。

“这个不是我做的加速器吗?”羽还真有些惊讶。

“已经开始投产了。”风天逸坐到了软皮沙发上,看着羽还真又惊又喜地观察着自己的作品实物。

“这是真的吗?已经投产了?”

“你取个名字吧。”

“名字?”羽还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设计居然能有投产的一天,风天逸还让自己起个名字,“就、就叫流火吧。”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眼睛里流露出万分的激动和喜悦,像两颗被点亮的星星。

“那就这个吧。不过,这件事你不能告诉别人,以后所有的设计稿,也只能发给我看。明白了吗?”

羽还真猜想着可能自己的作品要被安排进某个秘密项目,内心更是激动,也很明白保密的重要性,连忙应是。

风天逸颔首,换了个姿势交叠着一双修长的腿。交代完事本该放人走了,可是他看着眼前这个人,一身朴素甚至有些穷酸,在这豪华的场地中格格不入,可是偏偏又让人觉得他像一张纸,没有被染过色,青涩,纯净。

难以想象被撕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一股热又在血液里涌了上来。

风天逸暗了暗眼色,“羽还真,过来。”

羽还真有些不知所以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走了过来。

靠近的那一瞬间,风天逸一把拽着羽还真的手,让他在自己的膝下跪坐了下来。

“风、风总?”羽还真一脸慌张,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可是危险的预感在脑子里上升。

风天逸俯下身来,一把捏住他的脸,用力的手指将羽还真的脸颊掐得有些凹陷。

“羽还真。”风天逸的声音很轻,可是也很好听,就像是最高贵的乐器,此时低吟着,莫名的性感和诱惑,“我这么提携你,你拿什么报答我呢?”

“我、我会努力学习工作,为风羽设计出更多产品的。”羽还真因为被掐住脸,说话有些不清。

“就只有这个?”风天逸轻笑,松开了手。

羽还真的脸被捏得有些发痛,也只能忍着去揉的想法,他不知道风天逸想干什么,可是都笑了,应该可以放过自己了吧。

“羽还真,我怎么记得你说过,”风天逸又上手,挑着他的下巴,“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啊。”

风天逸吻上来咬住唇的时候,羽还真才大概明白,要做什么了。

--------TBC--------

P.s.睡觉前二更,算是稍微弥补一下之前偷的懒嗷。虽然越写霸道总裁风天逸越觉得狗血又羞耻可是我写得好嗨23333至于逸真号专列啥时候发车....emmm看情况吧(捂脸逃走)

【逸真】亦真亦假03

逸真同人*ooc*现代*狗血

作为一个逸真党18年的填坑 只为爽一爽  更新不定

3、

羽还真在风羽已经呆了快两个月了,他每周来上三天班,其余两天要回学校上课,所以这三天,他都格外珍惜。风羽和星辰两边的人员都是业界顶级人士,羽还真虽然在项目里插不上话,却能学到很多书上没有的细节,跟在各个大佬的手下慢慢学,来上班的三天每天晚上都会留晚一点,修改设计稿,然后又把今天学到的东西仔仔细细地做了笔记,有时候甚至会有自己的想法,打开CAD开始做自己的设计。

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工作区的人都几乎走关了,羽还真却还对着电脑在修稿。工作区的冷气在没什么人的时候显得更冷了,他只穿了一件T恤和牛仔,冷得要停下来搓搓手臂。

风天逸往羽还真桌上摔了个文件的时候,更是把他吓得打了个冷颤。

“风、风总。”羽还真垂着一双手低着头问好,依然是畏畏缩缩的。

风天逸居高临下却只看到黑漆漆的一个发顶,中间有个小小的旋,眼神中够有些不满,于是便按着羽还真的脑袋,让他抬起头来。

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惊讶无辜,清澈地倒映着自己的模样。

羽还真不知所措地看着风天逸,这个向来高高在上的男人,仿佛有些微微挑眉地在看着他,低着的眸像是纡尊降贵一般。

 “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风天逸挑了挑下巴,示意羽还真拿起那个文件,然后就收回了按着他脑袋的手。

那只手收回袖下,手指似有若无地搓了搓。

“是。”

羽还真咽了咽口水,心跳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个文件打开来看,映入眼帘的是一页被塑封好的图纸,图纸下面有个签名,字迹苍劲有力。

“这、这是?”羽还真有个想法,但是觉得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不敢说出口。

“没错。”风天逸把文件从他手中拿了回来,指尖触上图纸,“这就是机枢所作,《渊海天工》。”

“风、风总是怎么找到的?”

“没有什么是我找不到的。”风天逸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弯起了一侧的嘴角,“这不过是其中的一页,就给你吧。”

如果说意外进入风羽是天上掉馅饼,那么这张《渊海天工》就算只有一页,那也是天上掉下的金疙瘩,要把羽还真砸死过去了。

“真的?”羽还真像做梦一样地站了起来,接过了风天逸递过来的设计稿,然后又恍然大悟,平白无故地收此大礼,肯定是要付出什么的。

羽还真捧着珍宝一样的设计稿,凝重地问,“不知道风总,要我为您做什么呢?”

“你自己做的那些稿子我都看过了。”

“您都看过了?”羽还真瞥了一眼自己屏幕上打开的软件。

整个风羽都是风天逸的,员工的电脑被私自打开来看,又有什么不可以。

羽还真想到这个,也就沉默不再多问。

风天逸一把坐到羽还真的位置上,手肘靠在扶手上,双手交叉成塔状。

“你确实很有天赋,这张稿给你就好好学学吧,以后自然对我有用处。”

风天逸坐着看他,可是那副气势依然能压着羽还真。

身份地位带出来的气场,当然不会跟坐着站着产生的高度差有关系。

羽还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狗,风天逸是主人,要开始驯养他,让他成为一条好狗,有一天能为他所用。

只要能学有所成,出人头地。当狗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学,用心学,不辜负风总的一番美意。”

 “很好。”

风天逸在满意的时候,手就会习惯性地摩挲着下巴。他的目光淡淡地扫过从头到尾都不怎么敢对上他眼睛的羽还真,最后看了一眼羽还真脚上那双已经磨损的运动鞋,嫌弃地皱了眉,便起身走出了工作区。

留下羽还真在明亮的灯光下,终于敢仔仔细细地去研究这张渊海天工。

风天逸站在工作区的玻璃墙外的黑暗处,看着那个傻小子像得了宝贝似的开心,又不可思议地掐了自己一下确认现实。

不就一张破图吗。

风天逸轻蔑地哼了一声,才走出这片他平时压根就不会来的地方。

可是这两个月来,每周的这三天,晚上从来不会出现在公司的风总,却会在黑暗中,瞧着这人在干些什么。然后隔天会吩咐技术部,进入羽还真的电脑,把里面的工图都弄来一份。

风天逸都觉得像是在钓鱼了,这份从来都不会有的耐心连自己都惊讶。

可是又能等多久呢?

两个月,对于风天逸来说太长了。

进度条也该拉上了。

--------TBC--------

[霁楼夜卧]

褐帘宽旧,兜起晚来风,宿高楼。
白露还浅未南秋,夜深先冷小金钩。
霁云不肯收。

烛打院底,零落漆漆影,将它投。
今夜无月作画色,都在远乡梦里游。
一轮倒闲愁。

戊戌年七月初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