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神罹

你是哥本哈根的蓝色河流上,
撕裂开来的月光。
——To Lily

现嗑cp集

rps:

Singto x Krist(坑底亲妈粉)

赛高cp:

逸真 猫鼠/鼠猫 陆花 戚顾 睿津

瞳耀/瀚冰  霆锋/隐凡

旬斗 片千

Drarry Thesewt Malec GGAD

墙头cp:

浪花 龙凤  包庞 四副 苏靖

昊磊昊 千凯千 东纶

——更新日期20190104——

【Thesewt】【AU】Click

ooc慎*痴汉*非骨科*18R  4.5k短篇

兼职模特忒修斯x摄影实习生纽特

隔壁的Malec来打酱油

0

“好了伙伴们,今天的拍摄就到这里了。”染着黑色指甲的杂志主编拍了拍手,示意工作人员们开始整理各种器材设备。

“忒修斯,你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让我满意了,这期杂志的销量肯定有保障。”主编说这话的时候,还扭着小腰,他向来习惯在说话的时候像花枝一样随风摇摆,没个定态。

“那我就先走了马格努斯,回见。”斯卡曼德•忒修斯让造型师帮忙卸了妆,又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简单的字母T恤和牛仔裤,比起拍摄穿的那套装饰繁杂的朋克风,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

忒修斯还是个大四学生,模特是他的兼职,不过未来发展成正业也不是不可能。

他走出了杂志社的办公楼,天空刚好下起了小雨,但是忒修斯没带伞,但这点小雨没有什么影响。

伦敦小雨溅上了灰色古老的建筑,忒修斯的T恤被雨打湿,这让他结实的肌肉线条在紧贴的布料下更显得性感。

咔擦——

路过转角花店的时候,忒修斯又一次听到了快门的声音。

这声音作为模特的他十分熟悉,但是不应该多次出现在非工作的时间和地方。

忒修斯心想自己是被跟踪了,但绝不是星探或者是取材的摄影师,因为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不礼貌,太冒犯人了。

可是他站在花店的桁架下,向四周看去,只能看到来往撑伞的行人,完全找不到拿着相机的怪异的家伙。

1

马格努斯预料得没错,这期的杂志卖得好极了,不仅仅是女性顾客,听销售经理说,这回男顾客莫名多了许多,还调侃忒修斯的魅力可是要男女通吃了。

杂志卖得好,薪水也可以按时拿了,甚至会有多余的奖励。

忒修斯准备进入主编办公室拿他的薪水,一推开门就看到马格努斯和他的小男朋友在热吻,愣了几秒导致后面来人停不住脚一下子也撞上他的背。

“抱歉先生。”

是一个有着浅褐色卷发的年轻人,大概也是大学生的模样,但是看起来要比忒修斯小,因为他的身子骨瘦小了很多,扎进裤带的衣服让他的腰看起来纤细极了。

“噢——斯卡曼德先生,两位斯卡曼德。”马格努斯搂着他那个蓝眼睛小男友,露出打趣的眼神。

“我来拿薪水马格努斯。”

“是的,薪水,啊,薪水。”马格努斯仿佛才想起来一般从堆满文件的桌面翻找出一封装了酬金的信封,看起来挺有厚度的。“忒修斯,我可是给你两倍的薪水,答应我,sweet pea,千万要把拍摄档期都留给我们。”

忒修斯把薪水放进裤袋,耸了耸肩,“当然没问题。”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也是斯卡曼德。”马格努斯朝一直低头的年轻人指了指。

年轻人抬起的眼睛就像是被惊吓到的小鹿,然后他抿了抿嘴,仿佛花了一会才鼓起勇气开口,“我是纽特•斯卡曼德,你好,忒修斯…斯卡曼德先生。”

“他是新来的摄影实习生,过几天的拍摄他也会参加。”马格努斯玩弄着食指上的方块戒指,漫不经心地说道。

“嘿。”忒修斯朝纽特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这个新来的一副有点怕他的样子。

纽特扯出一个笑,眨了眨眼,看得出来有些勉强。

“我必须得先走了,还有课要上。”

马格努斯点点头。

2

忒修斯正盯着健身房的置物柜微微皱眉。

他明明记得自己把毛巾放在里面了,一条浸了汗水的毛巾,怎么会不见了。

忒修斯有种古怪的预感,但毕竟也就是条毛巾,再买就是了。

他从健身房出来,就看见一个肌肉大汉揪着纽特的领子。

“走路没长眼睛啊小子!是不是欠揍?”

“嘿布莱克!冷静点,老兄。”忒修斯从布莱克的手中救下了纽特,又拍拍他的肩膀。“这是我朋友。”

“你是去哪认识这个跟小鸡一样的家伙?”布莱克一脸不屑,手臂上的肌肉还抖了抖。

“实在抱歉先生,我不是故意撞你的。”纽特唯唯诺诺地说道。

“下次请你喝酒。”忒修斯不经意地把纽特往身后揽。

“那好吧,说好了。”布莱克刚好接了个电话,往纽特身上瞥了几眼就走了。

“你没事吧?”

“没、没事,谢谢你忒…斯卡曼德。”

“叫我名字就好。”忒修斯抓了抓头发,“叫斯卡曼德不像是在称呼你自己吗?”

“好,忒修斯。”纽特有些紧张地捏着挎包的皮带,尽量地让包包往屁股后面挡去。

这个小动作被忒修斯看在眼里。

“你来这边干嘛纽特?你也健身吗?”

“不是,只是、只是想进来看看。”

“这样,那我先走了,回见。”

“回见。”

纽特看着忒修斯远去的背影,蜷缩的额发下,一双浅色的眼睛,痴迷而疯狂。

然后在距离远到忒修斯不会听到快门声的时候,纽特才敢从包里拿出相机。

咔擦——

3.

“这一组可以过了,大家午休去吧,下午再进行第二组的拍摄。”

在马格努斯的小男朋友等到有些烦躁的时候,主编大人终于喊了暂停。

忒修斯昨晚失眠,现在很困,他胡塞了两个三明治,就找了个临时不用的化妆间躲起来睡觉。

忒修斯睡得很沉,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极了容貌英俊、身材健硕的古希腊雕像。

咔嚓——

忒修斯在梦中听到了快门的声音,熟悉到惊醒。

他醒的时候先是踢到了旁边的椅子,痛得他弯下腰,等到他揉着眼睛完全从惺忪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查看了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更别说什么照相机了,何况化妆间的门他是反锁着的。

只是地上这一小滩可疑的白色液体,旁边还有零散的几小点,都快干了。

忒修斯飞快地想了一轮,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也不太想追究,看了下手表时间又匆匆地出了化妆间。

忒修斯找个看不到的死角躲好,顾不得马格努斯发短信催他快到摄影棚去,硬生生地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一个人从化妆间出来。

他回到摄影棚的时候马格努斯翻了个“我的上帝你怎么才来”的白眼,忒修斯用了个肚子不舒服上厕所去的借口搪塞过去。他现在是杂志社的香饽饽,偶尔迟到不误事,但是有人就不一样了。

那个实习生纽特正低着头挨摄影部门主管的破口大骂。

剩下部分走AO3

-Fin-

猫鼠和逸真的car已补AO3链接🙊


【Thesewt】【AU】Professor.Scamander

ooc预警 短小一发

非骨科设定*女装癖*师生play

0.

“这节课就上到这里,麻烦各位同学在下节课的时候,把你们的作业都交上来。”

负责欧洲艺术史课程的纽特•斯卡曼德教授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朝同学们点头道别后就走出了课室。

忒修斯也匆匆跟了出去,想约他一起去图书馆作报告的红发美女不禁发出了失望的声音。

“看来忒修斯真的是教授的亲戚。”

“毕竟他们都姓斯卡曼德呢,这个高贵的姓氏在我们郡实在是太少见了。”

1.

“忒修斯...斯卡曼德,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年轻的教授被高大的学生一路跟到了艺术学院的教师楼,今天是在后山举办画展,院里的教授老师们都倾巢而出,寂静的教师楼只有簌簌叶声,斑驳光影投射在了古老粗糙的墙壁上。

“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忒修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边的镜片恰好反光,看起来像是有些不怀好意。

“什么?”纽特抱紧怀里的课本,仿佛有预感地警觉起来。

忒修斯从裤兜里缓缓地掏出一条薄透的浅奶色丝织物,“我捡到了这个,这或许,可能,就是教授的掉下的。”

纽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堪。

忒修斯手里的是一条女性丝袜,有被扯坏的缺口。

很不幸,这确实是他掉下的。

忒修斯把丝袜塞入了纽特双手紧捧的胸前,他贴着纽特的脸悄悄说道,“我们谈谈吧,斯卡曼德教授。”

AO3

【Thesewt】Fragile

ooc*bug*瞎扯预警

借用人设背景&没有未婚妻

太久没动笔手生 一发完

0.

那是某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整个庭院都笼罩在金色的浅辉中。

浇过水不久的莳花奇草上,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透明珠子沿着叶脉、花瓣溜动着。

斯卡曼德家优秀的长子刚结束了一段漫长的差旅,推开门的时候,一阵久违的带着花草气味的微风迎面吻来。

家养小精灵将他的行李箱接了过去,这是个黑色的边角冷硬的皮箱,用傲罗的暗号咒语可以在箱面上显示出魔法部的标志和个人信息或留言。一样是具有空间伸展功能的箱子,但比起饲养一些乱七八糟的生物,傲罗的皮箱当然是放满了重要文件和魔法道具,以及一些应急魔药。

不过这次有些不同,多了一颗蛋。

斯卡曼德家与众不同的末子,他亲爱的弟弟纽特,让他回来的路上在经过多洛米蒂山脉时,务必要买下山脚十一号砖房里,那个秃头巨人手中珍贵的宝蓝色条纹的蛋。

忒修斯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生物的蛋,但纽特再三保证这是个绝对乖巧的孩子,即使上一个他说乖巧的生物差点烧光了领居家的后花园。

好在秃头巨人说这只蛋还在沉睡期,而且缺少孵化的条件,忒修斯才放心地把一大袋金加隆换了出去,把蛋装入黑色的行李箱。

忒修斯叹了口气,这么费劲也只是想换纽特一个心甘情愿的拥抱。

斯卡曼德夫人去了领居家喝下午茶,而那个垂着眼盯着脚尖提出要求的人,却老样子没有乖乖呆在房子里。

忒修斯在后花园的悬铃木上找到了从不安分的纽特。

我的梅林,那根枝桠不足以壮实到能保证承受人体的重量!

“纽特你在干什么?!快下来!”

“嘘——”

一头棕色的卷发从一簇簇掌状的绿叶中探出来,穿着白色衬衣和灰黄色长裤的少年,抬起卷了袖口的手,示意他安静。

几只护树罗锅正怯怯地走在纽特的肩膀上,一步步地向树干靠近。

“去吧小家伙们,你们该适应一下新环境了。这里会是更好的家。”

纽特抚慰着几只绿色小生物,鼓励它们爬上去,时不时地用手去轻碰它们的小手以示放心,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站在三四米高的树上,并且脚下的枝干并没有那么粗实。

于是当护树罗锅们全部成功转移到树上时,忍耐很久的枝干终于咔擦一声断了开来。

伴随着几片柔软的叶,纽特跌进了被无视良久的傲罗怀里,那是温柔又安全、还带着轻微木质香的地方。

“没事吧,纽特?”

忒修斯虽然对这危机有所准备,及时又准确地接住了人,但还是不由得放低声音询问,把刚刚堵在心头的担心和生气都自我消掉。

“我很好忒修斯。”

纽特并不为这点小危险而后悔自己没有安全措施的行动,而且他的哥哥在树下,肯定会接住他并且不会生气的。

忒修斯总是这么好脾气。

“很好的话,你的心跳为什么这么快?”

纽特为自己被戳破的蹩脚演技感到羞愧,好吧,他其实有些惊魂未定。

通红的耳朵从鬓发后露出来,脸颊因为这点热度也变得更有血色,一双眼睛在不自在地左右摇摆后,才敢对上忒修斯。

忒修斯双手捧抱着他,低头的角度正好望入纽特的眼底。

那是一双像琉璃珠子的眼睛,浅灰色的瞳仁清晰地倒映着天空,树影,还有黑领傲罗。

有些紧张,有些无辜,又有些脆弱,在被风卷起的额发下。

忒修斯一瞬间觉得,如果加重力道,是不是就会将手里这副瘦弱的身体,轻而易举地捏碎,不单单是这双向着小生物时永远温柔亲和的纯澈的眼睛。

这个念头十分怪异,却也仅消失在拂过衣领的微风里。

“以后要是我没在树下,你可千万别爬那么高了,阿尔忒弥斯。”

久违的亲密昵称让纽特从忒修斯的怀中跳下跑走。

午后的阳光晒久了也会令人发热,但是忒修斯最烫热的地方,是刚刚和纽特接触到的部位。

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孵化了,但绝不是纽特的那颗蛋。

1.

担任首席傲罗之后,忒修斯就更忙碌了,他在离魔法部比较近的住宅区买了一所小公寓,用来歇脚,即使他经常性午夜时分才进入这里。

雕着藤蔓纹的门在主人进入后调成了勿扰模式,脱下的长外套飞到了衣帽架上,浴室里哗啦啦地放起了热水。

忒修斯正准备解开衣服好好地泡一下澡,袖口一枚精致的金袖扣不小心掉了,可当他蹲下来,却怎么也找不到那颗袖扣。

明明听到了落地的声音。

这种情况他一点也不陌生。

忒修斯把已经完全解开的衬衫随便扣回去两颗衣纽,在卧室的房门口一把抓住了正在扒把手上小装饰的嗅嗅。

“纽特。”

忒修斯一手提着嗅嗅,看着纽特从他的床底下爬出来,衣衫也没有整齐到哪里去,活像个小偷,或者,被丈夫抓奸到的情夫。

忒修斯对这个从小都学不到斯卡曼德家端正从容作风的弟弟感到有些头疼。

“嘿,好久不见。忒修斯。”

纽特对许久不见的哥哥显得有些生疏,打完招呼也只是把嗅嗅了接过去,塞到兜里,然后就那样局促地站着。

忒修斯看着面前这个头发乱糟糟的家伙,眼睛习惯性地看向其他地方,用不专注的假象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他的身躯还是那么瘦弱,穿的外套依旧是不合身的那件,梅林知道他是有多喜欢这件衣服!衣领被不乖的小生物咬过了,即使被修补了还是有些遗留痕迹,纽特的衣物修补咒语总是不怎么完美。

纽特身上有旅途的味道,青草,泥土,还有些许羽毛的气味,乱七八糟的,来自遥远的不知名的地方。

陌生而又熟悉。

“过来,阿尔忒弥斯。”忒修斯一把将他搂住了,侧着脸,蹭过这顶不经打理却还是很柔软的头发。

“抱歉,忒修斯。”纽特僵了一下,还是勉强用手抱住他的后背,“我暂时找不到去处,才来你这里的。”

“看到魔法部的逮捕令了?我亲爱的阿尔忒弥斯。”

忒修斯放开了他,扣着纽特的肩膀。

纽特跟做坏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一脸想逃避的表情,但又有自己的一套道理。

“卢比太可怜了,我必须救它,它是幸存不多的比利时小翼兽了。”

“这也该不是你砸毁了魔法集市,并且还把罪魁祸首藏在首席傲罗床底下的理由。”

傲罗带着责备的语气,让床底下行李箱中想撑开缝隙溜出来的卢比,吓得缩回了深蓝色的爪子。

“拜托了忒修斯,我们就在这呆一晚上,明天我就送它到安全的地方。”

纽特只有为小生物求情的时候,仰着看的眼神才会有莫名的热切,可是忒修斯依然是抗拒不了这种热切,他的心就像黄油一样轻易就被化开了。

“把你的行李箱封紧一点吧,我可不想这里跟魔法集市一样被小翼兽毁掉。”

“好的,我保证。我们都会很乖的。”

纽特把探出兜想爬出来的嗅嗅又塞了回去。

“噢对了,”忒修斯刚出卧室门口又转了过来,“我不希望脏兮兮的家伙睡在我的床上。”

纽特刚想说他睡在箱里的空间,就被忒修斯打断了。

“陪我睡觉阿尔忒弥斯。”忒修斯的衬衫已经完全解开了,衣隙间露出部分的肌肉,“这是你的借宿费。”

2.

纽特用清洁咒语把自己弄干净,顺便也把刚刚钻进壁炉的嗅嗅也弄干净了,小家伙看上了忒修斯卧室里的一些小摆件,纽特不得不把它放回箱子里,顺便叮嘱卢比要保持安静。

忒修斯的公寓跟斯卡曼德家里的风格是如出一辙,他还带了几个相框过来,有大家庭的合照,有他在魁地奇球队的照片,以及获得战争英雄荣誉的授勋礼纪念照。

照片被分散地放在各处,忒修斯把跟纽特的合照放在了窄窄的床头柜上。

纽特对镜头一向感到不舒服,所以拍出来的照片都是躲避的眼神,搂着他肩膀拍照的忒修斯倒是十分高兴。

纽特放下相框,脱下外套躺在了床的一边。

他长大后就没跟忒修斯同塌而眠过了,但是他现在很累,需要休息好换来照顾小生物们的充沛精力。

卧室的烛火随着纽特的闭眼而熄灭了。

忒修斯在黑暗中现身,洗澡让他习惯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此时在深夜微冷的空气中感觉有些慵懒。

月光如同轻盈的白纱,从卧室的窗撒了进来,几丝缠上了窗台的一盆车矢菊,其余的都大片斜斜地落下,笼罩在纽特的脸庞和身上。

纽特在月光中酣眠,他的轮廓柔软,他的呼吸匀长,他是月光下的阿尔忒弥斯。

让忒修斯一时看得失神的阿尔忒弥斯。

忒修斯回忆起了很久之前的那个午后,那双画满了蓝天、阳光和微风的双眼。如果此时纽特醒来,抬起蜷发下的眼睛,会不会缀满了月光,然后装着黑暗中的自己。

那应该会很美,也很脆弱,因为很容易被毁灭,只需要一个窒息的拥抱和亲吻。

忒修斯咽了咽,努力平复体内一股莫名的冲动。他小心翼翼地钻进毯子里,将纽特盖着的那角从他的腰间往上挪了挪。

往纽特的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以示好梦,忒修斯压抑着把人完全揉入怀里的想法,只好用不太令人察觉的方式,半搂着他的阿尔忒弥斯,手却拽紧了起着隔离作用的毛毯。

忒修斯慢慢地陷入了黑暗无光的梦境,月光下的阿尔忒弥斯其实却没有完全睡着。

忒修斯并没有很亲密地抱住他,纽特却依然对近在咫尺的人感觉到脸颊发烫,不是老样子的的轻微人类接触恐惧,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就像加了各种材料的魔药一样,在石臼中胡乱地捣在一块,分不清,道不明。

可怜的纽特如果对情感足够敏感,他大概就可以发现,这种情绪是夹杂了阔别的思念,莫名的紧张和悸动,甚至还有些对拥抱的渴望。

但他只能在内心劝慰着自己慢慢睡去,然后明天一大早地落荒而逃,大概连忒修斯做的早餐也必须要错过了。

3.

“忒修斯你还好吗?”

莉塔拍了拍忒修斯的肩膀,傲罗们刚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忒修斯身上的戾气还久久未散去,神情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好。

“我还好,我还好,莉塔。”忒修斯回答道,只是面部肌肉看起来依然紧绷着。

“虽然你看起来应该没有中了咒语,但是忒修斯,你可能需要休息一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帮我请个假,莉塔。”

莉塔看着忒修斯匆匆离去的背影感到有些不对劲,她或许需要去查一下那个魔咒的相关资料,毕竟中了咒语的傲罗都因为内心潜在的欲望被激发而发疯了,比起被成堆的金子困住和美丽的妖精缠住,有的傲罗甚至当场残杀了嫉妒已久的同事。

莉塔不知道忒修斯最隐秘的欲望会是什么,显然不是财富、美色或者权力,她很好奇但又不得不做一些准备以防万一。

首席傲罗最隐秘的欲望,不是贪图物质上或精神上的享受,也不会是对巫师世界造成威胁的霸图。

忒修斯感受到了有人闯进了他的公寓,被陷阱困住动弹不得,欲望的魔咒将这份微弱的感知放大放清楚,然后导火线一般烧上了大脑,Boom的一声理智已经无法掌控全身。

他穿梭在黑夜中,带着一身冷露回到了公寓。

纽特只是回来捡上次掉在忒修斯公寓的一瓶魔药,他在墙角边找到了倒放着的小绿瓶,却因为贪心的嗅嗅触碰一尊金制盾牌小像的时候触碰了机关,强大的魔法阵就把他困住了。

“你终于回来了忒修斯,快放我出去。”

忒修斯一动也不动。

纽特以为亲爱的哥哥还在为上次他不辞而别的事情生气,“忒修斯,上次没来得及和你道别我很抱歉。”

忒修斯拿起他的大理石魔杖消除了机关,一步步地走到了纽特面前。

“阿尔忒弥斯。”

纽特看着忒修斯从刚才就一直冰冷的眼神突然间温柔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忒修斯一把捧住脸亲吻了起来。

AO3

-Fin-


忒修斯(左)和纽特(右)的魔杖 
【忒修斯·斯卡曼德】大理石手柄,设计风格体现忒修斯国家公职人员的设定,“坚韧、浓烈的材料,非常坚硬,是一根法力强大的魔杖”。
【纽特】重点是耐用“我们想体现他魔杖用得很多,光滑的橡木魔杖柄上有很多节疤凹痕,它被用得很糙,就像打理花园的工具似的”
图片来源《娱乐周刊》
信息描述cr:captainRZ
完整原文的微博https://m.weibo.cn/1570216112/4294727324704249

【逸真】亦真亦假18

逸真*ooc*现代*狗血

亦真亦假18

ps.更新了嗷 久等辽

鉴于最近 让我们低调做人

(20190103已补)

【蛾】

初冬/当一切开始长眠
隔着窗/对飘雪向往
枯去的落叶/是灰败的翅膀
盘旋着/扑棱着
无处停憩/蛛网或火光
北风浩浩/长夜漫漫
不愿被困的身躯/终将竭力
与渐弱的烛火
烧就了信仰的烬
黑色/滚烫/有零星铁红
是一撮温柔的死亡

【逸真】亦真亦假17

逸真同人*ooc*现代*狗血

17.

被包养的生活也并没有很难过。

是的,被包养。

羽还真并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可是事实说明,他实实在在地被包养了,只要跟明确的金钱交易勾搭上,就不再只是简单的职场利益交换了。不过也对,这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呢?

他现在已经换了项目,比起上一个学徒性质的组,在这个新的项目里更能有一席之地,甚至一点点地成为核心成员,风天逸跟他谈论的秘密项目也越来越多,还时不时地带他去见菁英会里的各个杰出成员,一顿饭下来,不仅仅见识更广了,也意味着他在行业里算是多少有点人脉了。

风天逸给的卡羽还真可以选择不用,可是这些帮助,对羽还真来说,却是大恩无以回报了。

所以既然接受了风天逸的所予,那么接受他的所求也都是应该的。

羽还真回过神来,已经走出了生活区,那辆黑色的轿车就在X工北路转角的路口停着,几乎要融入到树的阴影里,如果不是车身的小灯偶尔闪一下,否则真的很不显眼。

风天逸刚从国外回来,他这次又谈了个大项目,去了整整一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不知怎的就让司机直接开到了X工。

生活区不断地走出形形色色的大学生,或成群结伴或两两成对,步入周边的商业街开始享受年轻人的夜生活。

那个收到信息就在十几分钟内到达的人,穿着白色的羊毛衫和深灰牛仔裤,穿过停在入口处其他车辆的车前光,从明亮中走过来。

光如白炬,隔着玻璃风天逸都能将羽还真的眉眼看得一清二楚,居然生出了种阔别已久的奇怪感觉。

在羽还真打开车门的时候他收回目光,有些疲惫地揉着眉间。

“风总。”羽还真就坐在他身侧。

“嗯。”风天逸没有看他,“开车。”

一周没见,风天逸这回倒是没有跟之前一样,一回到清风苑就急着把人往床上带,而是让厨房做了点吃的,让羽还真陪他用点。

厨房送来的只是两碗刀削面,搭了几碟精致的配菜。

管家悄悄地跟他说风天逸一但费了很大力气谈项目回来,会跟平时不一样,偏向于简单的饮食。

餐厅开了一盏暖灯,灯下羽还真和风天逸坐在一块,默默地吃着面,很安静,也很温馨。

换作是其他金主的情人,这种情况下会在安静的表面下波涛汹涌地猜想,想着是不是开始被厌倦了,要是被结束了该开多少的价格比较好,或者再要一套房产。

羽还真却专注于吃面,实际上刚刚他叫的外卖还没到就出来了,饿着肚子,吃着大厨级别的刀削面,绝对比吃外卖好太多了。

风天逸吃到一半停下来喝口水,瞧着旁边这人眼里除了吃的,竟然也是不理自己半点。风天逸觉得有些好笑,可是看着暖黄的灯光顺着羽还真的头发,掉进已经少了一半的汤面,突然觉得这种有人陪着吃饭的感觉也不赖,以往都习惯了仆人站在身后一脸严肃地等候差遣。

“有那么好吃吗?”

羽还真把嘴里那口面嚼了几下吞下去,擦了擦唇上的残油才回话。“很好吃,汤底很香,面条的韧道也刚刚好,比我之前吃的….嗯面条都要好吃。而且……我很喜欢坐在饭桌吃饭,这样吃饭会更香。”

羽还真勉强地笑了笑,低头继续吃面,却仿佛再温馨的灯光都闯不进他的眼里。

风天逸对这个奇怪的说法倒是第一次听到,“为什么?”

被打断的羽还真只好又停下来,没有抬眼看风天逸,沉默了一会,才以一种很平淡的口吻来回答,“我从小都是在厨房的凳子上吃饭的,连张放碗的小桌子也没有,就那样捧着吃。”

吃一碗只是装了些肉渣残羹的米饭。

话刚出口羽还真就有些后悔了,应该随便编个理由的,这样的话出口,让他觉得自己有些矫情,毕竟于他而言,那是道过去的旧伤疤,于风天逸而言,说不定就是个不痛不痒的烂理由。

话题戛然而止,又恢复到了沉默的局面。

两个人吃完面上了二楼,羽还真按部就班地去了客房的浴室洗澡清理,做好准备供风大总裁宠幸。

被带到书房的时候,羽还真看着一柜子典藏版书籍,还以为风天逸今晚要折腾点奇怪的,没想到他却翻出了一个很厚的文件袋,递给他。

“这个是《渊海天工》?”

“除了之前给你的那张,整一套都在这里了。”

整一套?!

羽还真一脸惊喜又小心翼翼地打开来,翻着批注满满的图文,就像是找到宝藏的海盗,只是少了个发光特效。

“都送给你了。”

“真、真的?”羽还真有些难以置信,“可是这是机枢前辈的孤本啊,这就都送给我了?”

风天逸伸出手掐了一下他的脸,“痛不痛?”

“痛……”羽还真捂着被掐的脸颊。

痛的话当然是真的。

“那,又要我做些什么?”

之前一张《渊海天工》就让自己卖了第一夜的身,现在一整套,那还得了?

羽还真有点怕地咽了咽口水。

“做你想做的事情。”风天逸一只手压着羽还真的肩膀,“你以前不敢做的,没能想做的,一直想做的,都可以放手去尝试。”

羽还真看着风天逸一脸“出了什么事我给你担着”的总裁标准表情,第一次有种能握紧的实在感,不是像云像雾的、虚无缥缈的空话。

即使接下来,说完这番话的风大总裁开始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TBC------------

我努力说服自己来泡馆是为了写报告

结果打开笔电还是变成码文

多装了插头的工业室果然是一种罪过的存在QAQ

【逸真】亦真亦假番外一:男生节

逸真同人*ooc*现代*狗血

逸真在一起后的番外 戳番外一:男生节

----------------------------------

ps.有小伙伴想看甜甜的 但鉴于我正文进度实在太慢了

所以只好发个长一点的番外糖吧

我知道自己写得很慢也不怎么样 追的人不多

但是对于一直在追的几位盆友我都有记住哦

真的很谢谢你们不嫌弃我啦(啾咪)